澳门新葡新京网址 > 新葡新京励志美文 > 哈佛女孩刘亦婷: 第二章 早期教育,从0岁开始

哈佛女孩刘亦婷: 第二章 早期教育,从0岁开始
2019-12-17 14:52

  这说明,每天告诉婷儿“这是谁的什么”,已促使她超前发展出分类记忆的能力,婷儿的大脑将因此而提高处理信息的效率。

  但是,这在当时的中国是绝对做不到----由于教育资源有限,国家规定7岁才能上小学,我既没钱为女儿请个家庭教师教她小学的功课,也不能放弃工作自己在家教她。这就是我无法和欧美及日本的早期教育先行者们相比的地方。

  有意思的是.在对“打针”的恐惧情绪的笼罩下,她还没忘记跟我学说话。我指着路边的东西教她说,几平只需重复一两次。当我抱着打完针哭兮兮的她出来时,她马上就自己说出了刚才认的东西:红花(还要�一抚摸)、煤、瓦...

哈佛女孩刘亦婷: 第二章 早期教育,从0岁开始。  不过,我对此早有思想准备----这就是绝大多数中国家庭所面临的现实呀!我想,如果我能够在这种条件下摸索出一手培养早慧儿童的路,不是更有意义吗?当时,我的计划是在成都为婷儿找一个好一点的幼儿园,下班之后再单独教她一切该学的东西,重点是中文阅读和学习英语。

  婷儿考上哈佛后,记者采访我们的时候笑道:你们都是“先培训,后上岗”啊!

  没想到婷儿在湖北还学会了心疼人,即使其他什么东西都没学会.我看也不虚此行了。母女重相聚,“验收”很满意

  ... 这几天,我在教她人称代词“你、我、她”,我们每天都有这样的对话:‘你是谁?”“婷婷”“我是谁?”“妈妈。”“她(保姆)是谁?”“她?她,婆婆。”这是见面拥抱后进行的。

  婷儿刚满两岁,我和她的生父在断断续续分居了半年之后,正式解除了婚姻关系。作出这个决定的前提是:我坚信,我有能力保障女儿的幸福;一个人带孩子生活条件虽然要下降,但只要早期教育的计划照常实施,婷儿仍然会被培养成一个人格健全、素质优秀、有能力创造幸福生活的人。

  婷儿还没出生的时候,我就决定要把她培养成一个成功的人。尽管我不知道将来她会在哪个领域里取得成功,但我十分清楚,通向成功的路只有一条,那就是:认准目标,坚持不懈。我很欣赏样板戏《沙家浜》里郭指导员的那句话:“胜利往往来自于再坚持一下的努力之中!”我希望当婷儿以后遇到困难的时候,有足够坚强的意志促使她“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 ”直至取得胜利。为此,当她只能趴在床上蠕动的时候,我就开始培养她的持久性。

  从姥姥回我的第一封信中可以看到,婷儿超前发展的记忆力,让她比同龄儿童更多地感受了分离的痛苦:

  ... 在运动方面,她已能在门前60公分高的花坛上随便爬上翻下。我不是看到孩子登高就把她抱下来,而是教她怎样下,告诉她“先坐下来,再往下梭。”只要她学会了下的方法,就是大人不在跟前;登高的危险也减轻了许多。

  ....希望您和卫忠尽可能抽出时间讲给婷儿听。书要一本一本地给婷儿看,不要贪多嚼不烂。也免得一下都撕坏了。如果保护得好,还可以留给卫忠的孩子看呢。不过这不是主要的,主要是要培养婷儿对书的兴趣和感情,养成爱书的习惯。另外,一次不要看得太久,免得小孩厌烦。

  ... 昨天我抱婷儿去门诊部打补钙的针,路过草坪时,我发现婷儿在注意跑道旁边的沙坑,便马上告诉她:“这是沙坑,这是沙坑。”紧接着又反问她:“沙坑呢?”婷儿毫不犹豫地一指。打针回来的路上,又重复了一遍。

  此行还有一个意外收获�一我在卫忠和丹莉的新房里发现了一本《家庭日用百科全书》,书上有一份“3-7岁组儿童智力测量表”。这份测量表是法国心理学家比奈和美国心理学家西蒙共同编制的,我怀着极大的好奇心用它给婷儿测了一次智商,想要检验一下近3年的努力究竟成效如何?

  又过了半个月,婷儿就把她的意志力用到了不该用的地方、听保姆李阿姨说;婷儿跑到邻居小袁家要糖,小袁按我的嘱咐不给,婷儿就哭着回来要阿姨去帮她要,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这种执著的精神固然可喜,但也提醒我,必须尽快教婷儿掌握“范围”的概念,让她从小就知道,有些事是可以做的,有些事则是不能做的。

  婷儿的这些话都是此前从姥姥那儿听会的。只不过姥姥当时还不知道1岁8个月的婷儿既听得懂,又记得住,还用得对。

  令人惊讶的是,一些男孩子教会了婷儿做俯卧撑,前几天婷儿趴在过道上一连做了五六个俯卧撑,简直把我惊呆了,笑坏了。

  婷儿出生以来,平均两个月就要搬一次家,频繁变更的生活环境无法给她带来安全感,只有紧紧抓住她所熟悉的大人,才能让她感到安全。离开成都的第7天,我带着她在姥姥家的菜币场买菜的时候,婷儿突然对卖菜的农民说:“我婆婆走!”她那忧郁的眼神和倾诉的语调,使我深感震惊,永远都无法忘怀。她不懂得是自己离开了保姆李婆婆,还以为是与她朝夕相处的李婆婆扔下她不管了。在陌生的环境里,妈妈是她与过去生活的惟一联系,几天之后,妈妈也突然消失在深秋的夜幕中,这个刺激实在是太大了。

  ... 喂奶喝水都要听着歌儿才肯吃,不管多调皮的时候,一听见歌声就乖了。大人一唱歌,她就全神贯注地听着,还哼哼叽叽地想跟着学。我若在她面前跳舞,更是把她高兴得不得了。

  青青的草地红红的花,

  傍晚,我在花坛旁边哄婷儿入睡。婷儿老不肯闭眼睛,我就说:“老天爷喜欢你,想看你闭上眼睛。”婷儿看了看天空,就用手蒙上了眼睛。我看她从指缝里窥视天空,觉得有趣,就顺口编起了老天爷和云姑娘的歌。婷儿听得很专心。忽然,她抬起手指着天空说:“天。”然后又蒙上了眼睛。我看她睡意全无,干脆试着问她,“想听妈妈讲天老爷的故事吗?”婷儿一下就把手挪开,眼睛睁得溜圆地等待着。我就接着讲起老天爷和云姑娘都希望婷儿快点睡着,快点做梦,好在梦中和她玩耍的童话。婷儿一会儿看着我,一会儿又看着天,逐渐地入睡了。我想,今晚她也许会做个和老大爷及云姑娘玩耍的梦。只是我想象不出,天和云在她梦中会是什么形象?

  她的性格发展得很理想,热情、主动、参与意识非常强。春节期间给姥姥拜年的人很多,客人一来,婷儿又是帮忙招待客人,又是主动表演节日,客人一夸奖,婷儿兴致更加高涨,常常在大人挽留客人时拉着客人的手说.“你们不要走嘛,我还没表演完呢....”“吓得”姥姥赶紧帮着客人说,他们还要到别处去拜年----真要让婷儿表演完的话,几乎需要一小时呢,因为她除了表演学来的歌、舞、诗之外,更喜欢自编自演,这种即兴创作的歌舞,一直要到她自己觉得累乏了才会结束。

  作为奖励,我带着婷儿在春熙路转了半天,婷儿兴高采烈地在“儿童商店”跑进跑出,玩得痛快极了。

  这个结果已经够让人振奋了----据心理学家的调查统计,在3岁时,一个心理年龄“早两年”的儿童是绝顶聪明的,5万人中才有1个!

  婷儿快满1岁半的那两个月里,在智力迅速发展的同时,她的体能和协调能力也在继续超前发展:

  什么山?高山,

  初临入世,婷儿多灾多难

  姥姥感叹:“婷儿很聪明,我的教育方法有些赶不上。”当婷儿不愿背那些早已滚瓜烂熟的古诗时,姥姥也无可奈何。我赶紧选购了十几本彩色的儿童读物,在“六一”儿童节之前寄给姥姥做教材。我在给姥姥的信中写道:

  婷儿刚满1岁,模仿能力就发展得相当好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婷儿对姥姥、舅舅的感情日益加深,舅舅和姥姥相依为命的生活方式,对婷儿的智力发展也产生了明显的促进作用。有一段时间舅舅工作和自学都很忙,还要筹备婚事,陪婷儿的时间有限,婷儿竟能把自己的心愿编成幼稚的儿歌:“亲爱的姥姥,亲爱的舅舅,陪婷婷;婷婷陪姥姥,陪舅舅。”

  尤其可贵的是,对感觉器官的训练使婷儿变得感觉灵敏,反应积极、5个月大时,抱在镜子跟前喊她“亲一个”,她张着嘴就扑向镜子里的小家伙;让她坐在膝盖上把着手教她跳舞,她集中注意大的时间远远超过几分钟(同月龄只要求几秒钟);第一次被我抱上大人饭桌时,一个比她大几个月的孩子坐在饭桌上几乎没有反应,婷儿却表现出强烈的参与意识----她紧盯着我的筷子伸向菜盘,我突起菜来她马上张开小嘴追着迎,没料到菜送进了我的嘴里,急得她又是跳,又是叫,恨不得扑到桌上自己吃去......如此种种,都预示着婷儿正在形成积极、主动的性格特征。

  ....婷儿最喜欢背的是李白的“床前明月光”。有时背到“低头思故乡”,婷儿接着就说:“我的故乡在成都。你的故乡在哪里?”

  ... 近半个月来,婷儿进步很大,已经能够说出很多她已经懂得的词汇,还表现出强烈的说话欲望,你说一句话:“这是叔叔的蜂窝煤”她就会按自己的方式把这句话说出来,呜呜噜噜的,真好玩。

  这是婷儿出生以来独立解决的第一个复杂问题。这是1983年2月1日,我们分别两个多月后的事。在此后的一年里,在我把她接回成都之前,对妈妈的深深思念就像一台功率强大的发动机,大大加快了她抽象思维能力的发展。姥姥在5月10日的信中写道:

  学会“再坚持一下”,磨练意志力

  唱着歌儿骑着马儿。

  1岁4个月时,婷儿已能清晰地说出“白鸡鸡”。夹竹桃说不清,叫做:“夹叫”。美人蕉、草,都只能含糊地叫。“天、黑”说得还可以,有些比较好发的青,一教就会、可“衣”音她老发不好,把“阿姨”说成“啊一一呀”、我教她一句英语“Howdoyoudo?”她很快就记住了,不过试成了“Howdodo!”

  我回成都后的头一个月里,姥姥一连写了3封信来描述婷儿的近况:

  我认为,发展表达能力要从培养表达欲望入手。在语言表达能力形成之前,婷儿的表达欲已经相当强烈了,而且确实有倩可抒:

  3岁测智力,已是万里挑一

  训练五官时,我们首先训练的是婷儿的耳朵。因为婴儿的听力比视力发展得要早,孩子学习语言,积累词汇,主要也是依赖听觉。每当婷儿在喂奶前醒来,我就在她眼前摇响彩色的摇铃,刺激她的听觉和视觉。并把摇铃慢慢地左右移动,吸引她的注意力。

  7年后,中国有一家专门从事婴幼儿早期教育的机构出版了一本内部读物《高素质孩子的培养方法》,那上面有怎样训练不到1岁的婴儿识字的方法,简单地说,就是利用模式记忆的原理,让孩子像识记物品一样反复识记词语卡片,用这种方法日积月累,孩子到两三岁时就能自己看书了。

  小伊万1岁多的时候。特别喜欢断他爸爸的书和本子,爸爸就给伊万一些废报纸让他撕,并告诉他说:“这些废报纸是可以撕的,那些书和本子是不可以撕的。”以此使孩子建立起“范围”的概念。

  寄居姥姥家,婷儿日夜想妈妈

  ... 婷儿的联想能力又有了新进步。一到傍晚,我让她跟我走,她就疑心重重不肯来。我说:“去打针。”她马上就哭了、我走着哄着,想用“倒影”啊,“美人蕉”啊,转移她的注意。可她一看我走的路线,马上就哭喊着想要婆婆(保姆)救她。[HJ 4/9]

  ....我们到别人家去玩,回来时别人送我们,我说“不送,你们忙。”以后别人一送我们她就说“不送,你们忙。”还说:“到幼儿园滑滑梯,坐转椅呀!摇摇船,摇摇马呀!”邻居的小儿子到我们家来,我说和弟弟玩儿,她马上说“不打架”。

  由于羊水多,胎动厉害,婷儿出生时因脐带绕颈差点窒息。护士们忙着抢救又是打针,又是输氧,好不容易才哭出声来,保住了小命。

  ....她现在能听出我的脚步声,并告诉姥姥:“舅舅回来了。”今天我去买米,突然下起了大雨,婷儿就对姥姥说:“雨停我去给舅舅进伞。”....晚上姥姥给她洗完澡,她会主动说:“谢谢姥姥洗澡。姥姥辛苦了!”有时她说:“姥姥,我还是回成都吧,我在这里你太辛苦了!”

  有人说,孩子这么小就如此严格要求,是不是太过分了呢?我的体会不是这样。一般来说,严格的教育对孩子都是很痛苦的,但一开始就严格的教育却并非如此。就像城市建设一样,如果广州币政府以广州市街道不整齐为理由强行重建币区,那么一定会给币民带来很大的痛苦。可是珠海就不同了,由于一开始就按市政规划修建街道、住宅,结果市区像棋盘一样整齐,却没有给市民带来任何痛苦。对孩子的教育也是这样,不允许的事,一开始就不允许,这对孩子就没有什么痛苦。正如一位诗人说的:“我们对从未得到的东西就不会感到不足。”有时答应,有时不答应,反而要给孩子带来痛苦。

  ... 婷儿现在除了吃、喝、玩、睡,最重要的就是培养观察事物的习惯和能力。这种观察力是智力开发的首要课题。对婷儿来说,就是要让她知道所见所闻的事物的名称。

  划定“可、否”范围,为培养自制力奠基

  我第一次给婷儿测智商的时间是1984年2月中旬,婷儿差1个月满3岁,测出的智龄为5岁4个月,智商为183。凡是语言能力方面的测试题,3-7岁全部通过;常识方面(如“玻璃和木头有什么不同?”)3-7岁的题绝大部分通过;7岁的7道测验题只有一道“倒数三位数”的题做不出来,还有一些4-6岁组需要小肌肉的题(如画图形、系绳结等)不能通过。

  这种“跳舞”虽然只是一种模仿行为,但创造多半都是从模仿开始的,而且模仿也是一种有待发展的能力,需要大人随时鼓励,以增强孩子的兴趣和自信心。

  在教育婷儿时,可以把颜色和形状连起来教,如红红的球,黄色的开关、蓝色的天、白色的云等等,也可以用颜色和形状把事物进行归类,如萝卜是红的,美人蕉是红的,衣服也是红的;或红萝卜是圆圆的,白萝卜是长圆的,饼干是扁圆的等等。

  记不清是在哪本书里看到这样一种说法:运动系统发育得快的孩子,发音系统成熟得就较慢,反过来也是同样。婷儿恰好属于运动系统发育得快的孩子。尽管和平均水平相比,婷儿的发音系统依然是发育得早的,但与超前发展的智力和协调能力相比,就显得落后多了:

  婷儿开始学穿衣服了吗?应该让她学习扣扣子什么的,可以教她用胶泥捏苹果、萝卜、香蕉等水果。还可以捏炊事用具,和人头、动物等等。

  “认生’是婴儿第一次表现出记忆能力。婷儿3个月大就开始认生,比平均水平提早6个月;有50%的婴儿能在10个月大出现“理解记忆”,即明白词汇与物体的关系,婷儿6个半月就出现了;“同类物品识记能力”因为包含了概括能力(能识记物品的相同点),一般婴儿要到l-3岁才能逐步形成,婷儿8个月大就开始出现了。那时她因扁桃腺发炎住院,退烧后一醒来,婷儿就指着电灯笑了起来,还用眼神向我示意:“那是电灯。”可见,在家常玩的“找电灯”的游戏,已经让她记住了:可开关、会发光的玻璃球就是“电灯”。

  ... 她很聪明,脑子反应快。我们到幼儿园去玩,别人做什么动作,她就跟着学。学幼儿园的老师拍铃鼓,唱“排排坐,吃果果... ”看别人跑步,喊“预备齐”,回家来也叫我和她跑步,喊“预备齐”。

  姥姥来帮忙,“先培训,后上岗”

  怎么办?该牺牲我的前途来继续婷儿地的教育?还是牺牲婷儿的未来以完成我的自学?万般为难之际,我亲爱的妈妈和卫忠弟弟无私地伸出了援手。他们让我把婷儿送到湖北姥姥家,由他们替我照料婷儿,并按我的要求实施麻烦而琐碎的早期教育。

  这星期,婷儿在商店橱窗前学说“洗衣机、电视机”,发音虽含糊,但说三个字的意思很明白。我叫她说“打火机”,她可以清楚地说出“打火”二字,这些词汇都是在认识实物时教的。等以后她看图片时,就可以把主要精力放在认字上了。我发现,把字音拖得太长,婷儿反而学不连贯,稍微说快一点,她就能意识到这三个字是一个词了。教英语“早上好”、“晚安”等,也是如此。

  提起中文阅读,可以说是我在婷儿0-3岁的教育中的一个遗憾。当时,我只想到在模式记忆阶段认了字也不会搬家,无法用于阅读,却没有想到可以利用模式记忆直接学习中文词语,就像从单词入手学习英文一样。尽管婷儿在两岁4个月就自发地认识了几十本儿童读物的书名,这种学习能力我和姥姥却没能及时开发利用。

  婷儿满5个月之前,一直都住在奶奶家,我那间平房的厨房修好之后,就从奶奶家搬出来了。那时候,成都还是以烧含硫较高的蜂窝煤为主,由于厨房惟一的通风口就是住人的那间房,一进门就有一股刺鼻的硫磺味儿。婷儿在这里住了半个月,常常被熏得哇哇乱哭。为了她的健康,我只好把婷儿送到了她爸爸教书的学校。

  在1983年,离婚还是一件惊世骇俗的事,我的亲人们都认为婷儿大不幸了,对她更是疼爱有加。过春节的时候,武钢的湘南大舅妈回婆家过年,给婷儿赶做了好几件新衣服,卫忠舅舅的未婚妻丹莉也在忙着给婷儿织毛衣。

  本世纪初的美国教育家斯特娜夫人说:“没有任何艺术的生活,就如同荒野一样。我认为,为了使孩子的一生幸福,生活丰富多彩,父母有义务让他们具有文学和艺术的修养。”我十分赞同这一看法,不仅因为懂得欣赏艺术可以给生活增添情趣,还因为艺术是一种创造性的活动,在培养艺术细胞的过程中,可以有效地开发孩子的创造潜能。

  还有一种观察是区别同类事物的不同,如着娃娃时给婷儿讲男娃娃和女娃娃的不同,头发啦,衣着啦,对玩具的兴趣和选择啦。看植物时讲叶子形状的不同(或长、或圆、或肥、或瘦、或宽、或窄),茎的形态的不同 (或直、或弯、或是干、或是藤),果实的形状、质量(软、硬)、颜色、吃法、用途的不同。这些大人心里有数就行,见到什么讲什么,也不用做什么计划。但是要想有较好的效果,就得在一段时间内经常重复一个内容。如辨认颜色,等她记住了红色和绿色之后,再教她认黄色和蓝色,再教新的颜色时,不时地让她继续辨认一下学过的颜色,以利巩固。

  为什么我这么看重这件事呢?因为单是这种记住事情的过程和细节的能力,一般都要在快3岁时才能形成,婷儿不仅在不到1岁半就做到了,还明显地表现出抽象思维能力,让我怎能不兴奋!

  为了用中国的标准检验一下婷儿的智力发育情况,我特地请妈妈从工厂幼儿园借来了国家教委颁发的《幼儿园教育大纲》。对照的结果是,婷儿已经掌握了从小班到大班的全部教学内容,也就是说,从掌握知识的角度来看,她已经可以直接上小学了。

  睡够睡好,思维训练常飞跃

  姥姥为了纠正婷儿的称呼,反复告诉婷儿:“我是你姥姥。你妈妈回成都上班去了。”婷儿为了满足经常叫“妈妈”的渴望,想了种种办法来使这个错误的称呼合理化:

  婷儿的胳膊、腿都那么有劲,她能一条腿独立片刻(女孩一般2-3岁才能做到)「HTK],还能抱起7斤9两重的哈密瓜呢!在细动作上,婷儿用勺子吃饭,和端碗喝汤都很像那么回事,只要不故意调皮,可以喂得很干净。

  婷儿的学习热情也很高,姥姥教她背了一首诗:“雄鸡一唱天下白,千家万户把门开....”在从工厂的路南区到路北区的路上,她看见一只公鸡就把诗背一遍。半年前我在夏天回来探亲的时候,她已经认得二十多本幼儿画册的书名了,这次她还能边翻书边给我讲她已经听熟了的内容,如《蝴蝶来到花儿家》和《四季的故事》等等。她还非常喜欢玩对词游戏,一种是对反义词,一种是对有同音字的词。

  威特父亲教育孩子就是非分明、始终如一。从威特1岁时起,就严格要求他,不行就是不行。他从未考虑过小时候可以放宽一些,稍长大后再严格一些”。然而,这却是世上一般父母的普遍做法,他们的“禁律”反复无常,有时不行,有时就行。这样不知不觉就在培养孩子的投机心理,而不是自制力。应该说,父母没有定见以及父母的意见不一致,都是教育孩子的最大禁忌。

  ... 婷儿经常思念她的妈妈、婆婆。一睡午觉就要找妈妈的房子,说前面的房子是妈妈的房子,哭着不在我这里睡午觉。远远看见一个年轻阿姨,就说是妈妈下班回来了... 吃东西的时候就说.“妈妈吃,婆婆吃,舅舅吃,姥姥吃,我们大家吃。”... 她有时叫我婆婆,有时叫我妈妈、姥姥,可能她时常想念你们,就叫我来安慰自己。

  尽管我不信神,尽管我知道这是我孕期食谱的功劳----这个孩子是用鸡蛋和水果堆出来的,我还是忍不住一次又一次地感谢上帝,感谢他赐给我一个发育正常而且吸收了父母优点的孩子。我急切地等待着用威特父亲的方法,把女儿培养成一个人格健全、素质优秀、有能力创建理想生活的人。

  什么塔?宝塔,

  .... 邻居菲菲的妈妈也是早期教育的信奉者,只是在这个“奉”字上欠一点。昨天她抱着比婷儿大半岁的菲菲站在棕树前,可她什么也没告诉女儿。我忍不住对她说:“你应该对菲菲讲‘这是棕树’呀!”她笑了一下,对菲菲讲了两遍。菲菲一下就来了兴趣,想去摸一下棕树叶。她妈妈赶紧后退一步说:“不能摸!不能摸!那上面脏,有好多刺!”我忽然意识到----娇气就是这样培养出来的。而且,菲菲刚才伸手抓了个空,好不容易表现出的一点兴趣,多么容易就被掐灭了啊!

  在模仿为主的学习阶段,婷儿的创造力也开始萌芽了。当她学会了姥姥唱的催眠曲之后,便开始要求姥姥改歌词:

  当婷婷能够爬行的时候,我便增加了训练的难度【BF],在她马h 就要够着目标的时候,把吸引她的玩具挪到更远的地方,然后鼓励她继续爬着去拿。这样做既培养了毅力,又练习了爬行,真是一举两得。

  ....睡觉仍要唱《小蜜蜂》。 有时她叫唱“大蜜蜂”,我就唱“大蜜蜂,嗡嗡嗡,飞到西,飞到东,爱学习,爱劳动。”我有时给她唱“我家有个胖娃娃”,她还叫我给她唱“胖哥哥”。我就给她唱“胖哥哥,胖弟弟,胖娃娃,胖婷婷”,她就很高兴。

  准确地说,上篇日记的内容只是一次开发想象力的训练。我想,既然一切创造性的活动都离不开想象,何不用拟人的手法来开发婷儿的想象力呢?这种训练开始于1岁两个月:

  姥姥给我写信的时候.只要婷儿是醒着的,就得抱着她边写边念。因为她既要听又要看。我在回信时也会单独给婷儿写一段,或写一张漂亮的明信片,由姥姥念给婷儿听。

  ... 她能听懂比较复杂的话,如让她“先做什么,后做什么”,她已能准确执行一次包含五个动作的命令。

  离婚不改初衷,“育儿计划”照常进行

  由于受发音能力的限制,好儿还不能用语言来抒发感情,我就教给她一个“飞吻”的动作,没过多久,她就自发地用“飞吻”来表达喜爱之情了:

  ....婷儿明天就1岁10个月了。昨天在厨房里,我在炒菜,她也拿个东西炒,要放油,放盐,放酱油,还品尝菜的味道。她知道天上的云、雾等,我推豆浆她还帮忙喂豆子。洗脸、洗手、擦油一般都要自己干。

  斯特娜夫人认为,“母亲的悦耳歌声是极其重要的”。我从月子里就开始轻轻地给婷儿唱歌,一边唱一边有节奏地摇晃或轻拍怀抱里的她。十几年后,专家们在《学习的革命》里这样评价这种做法:“花一刻钟的时间来摇动、抚摸和轻拍婴儿,每天只要4次,就能够极大地帮助孩子发展协调运动的能力,从而提供学习的机会。”

  婷儿的抽象思维能力也在迅速发展,已经能够进行标准的逻辑推理。在等我来接她的十多天前,婷婷说:“我要妈妈。”舅舅逗她说:“我要姐姐。你把我姐姐要来,你就有妈妈啦。”婷儿想了一小会儿就说:“你把我妈妈要来,你就有姐姐了。”

  婷儿出生后的头半个月里,我除了尽力保障她一天22小时的睡眠之外,就是坚持定时给她喂奶,喂水,使她的生物钟一开始就形成规律、直到她能吃饭后,两顿饭之间仍然是只许喝水不许吃别的,免得她的胃老是得不到休息,血液也老是在胃部工作而不是集中在大脑。发明家爱迪生曾经说过,胃过于疲劳大脑功能就减弱。威特父亲也认为,如果让孩子的精力只用于消化,那么大脑就不会得到很好发展。因此,他严禁威特随便吃点心、零食,即使为了给孩子加强营养,也规定有固定的吃点心时间。我对婷儿也是这样。

  婷儿到姥姥家去之前,基本上处于一个被动学习的状态,出生不久就被我连推带拉地在启蒙的小路上快跑,和我分别之后,每天给她输入大量信息的人暂时没有了,但学习的习惯已经养成,她就像一辆没有刹车的汽车一样,凭着惯性依然在向前冲。

  ...晚饭前,婷儿兴致勃勃地拎着一个塑料喷壶走了好半天,还未尽兴,在她的哭喊抗议下,我只好让她把喷壶带到了饭厅的竹童车里。

  这种智力测量,是通过儿童的智力年龄与实际年龄的比例,来判断他的智力水平,它的公式是“心理年龄÷实际年龄=智商”。也就是说,如果一个儿童通过了一般3岁儿童均能通过的测验,那么他的智龄(即心理年龄)就是3岁;通过了4岁儿童一般均能通过的测验,那么他的智龄就是4岁,依此类推。在超出实际年龄的测验中,每通过一道测验题,加两个月的智龄,反过来也是一样。如果智龄是8岁,实际年龄只有6岁,智商就是8÷6X100=133,如果智龄是8岁,实际年龄已有12岁,智商就是8÷12X100=67。

  事实上,让和孩子朝夕相处的人“先培训,后上岗”,是我培养婷儿的一条重要经验。记得井深先生说过:人类在0-3岁时,接受外界信息的方式属于“模式时期”。也就是说,婴儿不是像成人那样先分析理解之后再接受,而是一股脑儿全盘记住。此期间最重要的是,为婴儿选择最好的信息刺激大脑神经的发育,同时要尽量避免那些不良信息印入婴儿的大脑网络。我认为,最大最多的“不良信息”,就是大人们互相冲突的教育思想。别的不论,单说必须花时间抵消错误做法的坏影响,就够糟糕,够浪费的了。

  什么高?塔高,

  我抱婷儿在大院里玩时,不仅用对人的态度去对待花草木石,而且对于路上遇到的每个人都表示敬意、善意和爱意。具体地说,就是让婷儿对这些身份各异、互不相识的人都要“敬礼”“欢迎”“再见”。如果对方高兴地停下来逗她、夸她,还要叫婷儿向对方“问好”----握手、“谢谢”----作揖....

  我的好妈妈不仅自己给我写这样的信,还让我弟弟把他带婷儿逛动物园的情景详细地写给我。重读这些17年前的宝贵信件,往日的爱与忧愁历历在目,那份浓得化不开的亲情,让我的心几天都无法平静!

  刺激大脑发育,从训练五官做起

  婷儿两岁3个月时,为了提高她背诗的兴趣,姥姥特地为她新选了一些有着优美画面的诗,如“绿树荫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水静莲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还有巧妙的数字诗:“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亭台六七座,八九十枝花、”姥姥来信说:

  据《图解心理学》介绍,“睡眠和做梦与脑的成熟,与心理机能的发生、发展的变化是有密切关系的。”我在这里推测婷儿的梦,是因为她早在3个月前就经常梦哭梦笑。如果她没睡够就被叫醒,她就表现得烦躁不安,不愿学东西。因此,我特别重视让婷儿睡够睡好,按不同月龄的需要每天坚持睡几次觉。这对大脑的发育也非常重要。

  另外,姥姥还告诉我婷儿的两个“新动向”----一学认字和模仿对门的小姐姐画画:

  我对这个故事很感兴趣,早就想实践一番。婷儿也开始撕书的时候,我就用伊万爸爸的办法,给婷儿划出了第一个“可以”与“不可以”的范围。我认为,划定范围,建立“可、否”观念,并要来孩子遵守规定,对孩子的成长非常重要�一在克制着不做某些事的过程中,培养的是通向成功的另一种重要素质:自制力。

  在远离妈妈的日子里,婷儿就像小尾巴似的整天缠绕在姥姥身边。姥姥的一言一行都成了婷儿的模仿对象。这种模仿,从姥姥的第一封信里就看出来了:

  当然,在孩子刚刚开始出现破坏性行为的时候,大人就必须分清无意破坏和有意破坏。无意破坏是由于肌肉不够发达和动作不够协调造成的,不是粗心大意和有意破坏。有些有意破坏属于孩子的探索性的行为,如打破鸡蛋,乱翻抽屉;还有些属于试探性行为,如推倒积木,撕碎报纸;还有些属于参与性和模仿性的行为,如将种好的花或莱拔起来又重新种下去等等,应区别对待,不能一味禁止。尤其重要的是,当你发出“不能这样”的警告时,一定要告诉孩子“可以怎样”:

  全家一条心,带好“肉娃娃”

  l岁1个月----

  舅舅在信中说:

  ... 邻居小袁对她好,她就把称呼由“袁阿姨”改成了“袁妈妈”,对“叶妈妈”也是。你让她“爱”,她就会伸出小手抚摸你的双颊,嘴里念叨着“爱呀,爱呀”。然后又自己来“爱”自己。

  我知道,教育婴幼儿是很费心、很罗嗦、很麻烦的,而且又不能追求急功近利、立竿见影,好在我们母女俩都坚信早期教育必然结出硕果,甘愿为婷儿提供尽可能好的生长环境(物质的和精神的)。如果婷儿能长成一个有用之才,也是我们家对祖国对人民的一个贡献哪。由于分离太远,信来信往中,我可能会重复某些事(因为忘了写没写过),也可能前后自相矛盾,这些,都请您多加谅解,说错了您就提醒着我。我们一起来探索在中国家庭里搞早期教育的经验,争取能造福于更多的孩子。

  凡是婷儿还不认识的事物,我都要求保姆不要用“这个、那个”的说法,只有对婷儿已经记熟了的事物,我才教她用代词称呼:

  婷儿听了这封信后,每次一穿衣服就说:“妈妈叫我学穿衣。”一看书就说:“妈妈叫我一本一本地看。”婷儿还经常说:“妈妈最喜欢我,给我寄书看。”她怕姥姥把她的缺点告诉我,说“告诉妈妈,妈妈就不给我买书了,也不喜欢我了。”

  直到婷儿的爸爸经人介绍找到了成都有名的中医“王小儿”王静安医生,我们才知道,腹泻不上的罪魁祸首竟是我那又浓又稠四个婴儿都吃不完的“油奶”!

  为了训练手部的肌肉群。为早日拿笔做准备,我还特别问到:

  ... 婷儿每做错一件事,我就让她自己打屁股。她就把小胳膊伸到后面使劲地拍,嘴里还念叨着:“打!打!”打上几下,就“妈妈!妈妈!”地叫着让我来打。我开始以为婷儿把这当成游戏了,后来才发现,婷儿懂得这是惩罚行为。你看,每当她认识到自己做错了事,如弄脏了手等,就自己请“打”、或把手伸到你面前讨“打”。

  ....她边画边说:“我画了一个气球,还画了一个船。”后来她又边画边说:“这是代表水的。”她每次画都说:“画了给妈妈寄去,妈妈真高兴。”

  ... 今天,我第一次让婷儿闻花香,正好,被闻的是白兰花那优雅清爽的芳香。这是我最喜欢的香型,多闻几次,婷儿就会理解“闻”的含义(而不仅仅是外形动作)和“香”的概念了。

  在新的环境里,婷儿的生活中不仅多了思念,还多了许多新鲜的内容。姥姥家离幼儿园不远,姥姥离休前把幼儿国创建成了一个先进单位,在幼儿园的人缘很好,婷儿这个编外学生在幼儿园里被每个班级的老师所欢迎。她从1岁8个月起,就和3-7岁的孩子们混在一起学习她所感兴趣的一切。

  从她努力说、说不情开始,很快就会说清楚的。

  婷儿能主动学,我固然很高兴,但也有点不安。姥姥的信描述婷儿的行为比较多,描述大人或外界事物对她的影响也有,但没有谈到大人有计划、有目的地引导。于是我在第二封信中提醒姥姥:

  ... 昨天,我带婷儿到邻居菲菲家的院子里玩,婷儿的注意力几乎始终集中在那只鸭子身上、这是她第一次看到活的、会“嘎嘎”加的大鸭子。我为了鼓励和满足婷儿的好奇心,根本不顾鸡鸭圈附近那股臭闷的味道。我想,婷儿在这种观察中表现出来的主动性是十分难得的,就像她经常在步行的时候低下头去找蚂蚁一样,只能协助她去完成,而不能为了怕脏怕臭而躲开。

  ... 婷儿仍然老是叫我“妈妈”,我说叫姥姥、奶奶都行,不要叫妈妈。婷儿说:“我妈妈在成都,叫妈妈亲些!”她的记忆力好,也还经常提到婆婆。

  几乎每天下午6点至8点半我都同婷儿在一起。我给她喂完苹果,自己吃过饭,就带她出去散步。从家里到足球场,一路上我看到什么讲什么,有意识地叫婷儿注意:高高的树,宽宽的芭蕉叶子,飞动的小鸟,粗粗的电线杆,路灯,楼房,各种花草,各种车辆,各种人,还有忙忙碌碌的小蚂蚁... 现在婷儿一出门就指这儿看那儿,咿呀不休。我有意给婷儿创造一个童话的世界,对那些树木花草都像对人一样表示亲切友好。看到婷儿的小手轻轻地拍着地上的报春花,还要伏下身去用额头亲它们;一见花啊,鸟啊「BF],就兴奋得手舞足蹈喜笑颜开,我的心就幸福得发抖。我真感谢把早期教育介绍给我的邱校长,我更感谢创建这一理论的人,我还感谢把婷儿带得结结实实使我有可能教育她的李阿姨,我还感谢爷爷奶奶让我们住在自然环境这样美好的地方,我感谢大自然,感树生活本身。

  什么大?山大,

  饭后散步时,播撒兴趣的种子

  转眼间,婷儿在姥姥家已生活了一年多了,婷儿对不断重复烂熟于心的那些知识已经开始表示厌烦,姥姥深感自己的教育跟不上婷儿的智力发展,希望由我直接进行下一步的教育。为了婷儿,也为了让辛苦许久的姥姥能够到姥爷的学校去团聚,我决定利用1984年春节的探亲假,把婷儿接回成都。

  ... 她能专注地听我讲解画册上的小故事,并且还能作出一些反应。你看她自己抱着画册,自言自语地指点着书中的“娃娃”、“猫猫”,看得多专心啊!

  对反义词是在两岁3个月开始的,开始得很偶然。那天姥姥和婷儿一起站在4楼阳台上,姥姥随口说了句:“站得高,看得远”回到厨房后,婷儿自言自语地说:“站得高,看得远”姥姥听了很高兴,就告诉婷儿:“我说站得高,你就对看得远。”并练了两遍。第二天中午吃饭时,卫忠舅舅说“站得高”,婷儿张口就对“看得远”,舅舅说“看得远”,婷儿就对“站得高”。我从信中得知此事后,马上请姥姥他们顺势开始教婷儿学习反义词。我夏天回来探亲的时候,又教给婷儿一些反义词,也许是这种游戏不断地提醒她去注意事物的区别,玩了几个月还是乐此不疲。 对有同音字的词则是因为春节前在幼儿园学了这样一首儿歌:

  4天之后,婷儿的思维能力又表现出新的飞跃一--她不仅预想到了“打针”的全过程,还事先安排了对每个步骤的反应:

  婷儿1岁8个月大的时候,我的育儿计划遇到了两大危机:一是我和婷儿的父亲决定协议离婚,一旦手续办妥,我的工资加上婷儿的抚养费只能维持婷儿的营养水准,再也请不起保姆了;二是编辑系列职称评定工作已经开始试点,我从试点单位借来的文件上看到,像我这种只有作品没有文凭的年轻编辑,必须通过大学文科同等学历测试,才能参加评职称。为了不被时代淘汰,我必须赶在评职称之前,补上从中学到大学的课程。而且,我只能利用业余时间在职自学。

  婷儿的识别能力也进步多了,她已不仅仅是根据树木所在位置来和某一称呼对号,而是开始在别的环境中准确指出她所记住了的树木。如棕树,芭蕉树,广柑树,柏树等、这些在我两天前给朋友的信中都是没有预见到的。这些小小的进步,都在表明婴儿的潜在能力多么大。

  其实智力和知识并不是一回事。知识是人类对事物及其发展规律的认识和实践经验的积累,而智力却是人的认识能力的综合,是由注意力、观察力、想象力、思维能力和其他各种能力所组成的。难怪有人说:“开发智力是无价之宝,教给知识是有价之物。”懂得这个道理之后,可以大大增强父母教育孩子的耐心,放弃急功近利的想法,一点一滴地去塑造孩子的素质和灵魂。

  ... 大概是一个星期前吧,我发现婷婷会自己“玩家家”(做游戏)了。她拿着小宋的牙缸,一会地装做刷牙,一会地装做吃、喝,还“吧哒”着小嘴儿品味呢。兴趣大得呀,抱都抱不走。这大概是一种自发的模仿吧。

  姥姥的“小尾巴”,见啥就学啥

  这里提到的识别能力在记忆力的发展上有重要意义。它意味着,在记忆方式上,婷儿已不再仅仅依靠人类3岁以前所特有的“模式记忆”,而是提前萌发了3岁之后才有的“分解记忆”能力。因为即使是同一种树,每一棵都长得不一样,比识别外形相同的白炽灯需要更多的“抽象概括物体特征”的能力。由此可见,早期开始的语言教育确实可以促进大脑发育。

  婷儿刚满两岁,就自觉长大了,洗脸要自己洗,一切事情不管做得做不得,都要自己做,姥姥为了培养她的独立性,也尽量满足她的要求。但婷儿毕竟还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就在过生日之前还干了一件傻事----她在电视里看到跳水运动员从高处住下跳,就把舅舅给她买的小汽车从三楼阳台上往下扔,说是“让汽车游泳”!有时姥姥怕婷儿被烧伤、烫伤,也只好让她哭几声。

  真正有所谓的,是抓紧分分秒秒给孩子输入有用的信息,激发孩子对周围环境的浓厚兴趣,让孩子在婴儿期充分发展与学习有关的各种能力。

  ....5月29目带婷儿去中山公园玩了半天。买门票时.婷儿先说,“舅舅去买票,我在这儿等舅舅,不走。”进公园后,她看见别人划船,婷儿就说:“等丹莉阿姨来了我们就划船,光我们两个不划。丹莉阿姨来了热闹些。”这些话是她一口气说下来的。那天我非常想带她划划船,一来时间紧,二来因我一人,无人照护她,怕出危险,故未划成。后来我们到动物园,那天运气特别好,所有的孔雀都开屏了。婷儿非常高兴,然后说:“我们家有孔雀开屏(指书本)。”看海豹时,别人都说有两只,可婷儿说只有一只,说它是反着游的。事实上的确是一只海豹,它有时反着游,有时正着游...

  临行前,我给婷儿姥姥列了一张“婷儿生活安排表”和“饮食安排表”,请姥姥帮我继续进行早期教育,并指导保姆照顾好婷儿的生活。 婷儿姥姥离休前是一家大工厂幼儿园的领导,是一个极有爱心的人。为了帮我带孩子,她在全国普调工资之前主动要求退下来,从湖北来到成都。在姥姥接触婷几之前,我先请她看了《早期教育与天才》这本书,以便统一教育思想。值得庆幸的是,婷儿姥姥也非常佩服

  最有趣的是离家这会儿,她要帮爷爷洗脚。捧了半茶杯水,“爷爷,洗脚、”我把脚一伸,她就帮我脱袜子,然后用她的一只小手扶着脚,一只手沾点水,一下一下地在脚背上,脚趾头上,脚跟上,摸呀抹的,一遍遍地“洗脚”。洗完,还要用毛巾擦干,然后把拖鞋帮姥爷套上。前后一共花了她十来分钟,一直干完为止。简直不是两岁多的儿童所能想到和做到的,把姥姥也笑坏了。

  婷儿满1岁半那天,我试着教她背唐诗。刚开始,我两个字一断地教她,没过几天,婷儿就可以和我流利地对诵“朝辞、白帝、彩云、间... ”了。虽说她并不懂诗的含义,但唱歌一样的朗诵,却能让她感悟到诗歌韵律的美妙。我深信,提前输入的所有信息,都是春天里撒下的一颗颗种子,将在人生的各个阶段陆陆续续地发芽开花。

  什么马?大马,

  井深先生把家庭气氛也算作教育的一个方面、在这方面,婷儿主要受益于姥姥。

  (妈妈刘卫华自述)

  根据《早期教育与天才》中介绍的美国教育家斯特拉夫人教育女儿的方法,我决定从训练五官(耳、目、口、鼻、皮肤)、刺激大脑发育开始。因为听觉、视觉、味觉、嗅觉、触觉,是人类感知外部世界的生理基础,充分刺激孩子的感觉器官,能够促使大脑各部分机能积极活动,形成积极的条件反射,调节大脑的各种功能。如果孩子大脑的各个功能区都能够发挥出最大效能,她就会成为一个聪明伶俐的人。

  婷儿的表现令我深感欣慰,一个月以前,她还在我的指挥下学这做那,分别才一个月,她就开始指挥姥姥做游戏了!虽然这只是模仿幼儿园的教学活动,但这种有意模仿是婷儿“组织领导”的。我不由得惊叹:早期教育在开发婴儿潜能方面,的确威力巨大。

  9月24号,我所期待的飞跃终于出现了,在“x x抱我”这类摹仿性的话语之外,婷儿突然自发地说出了一句短语:“妈妈买糖。”我高兴坏了,真地就带她去买了几颗糖。

  我刚离开的时候,姥姥认为婷儿太小,不准备教她背古诗。半个月后,婷儿在姥姥用儿歌哄她睡觉时忽然说了句:“现在我叫你唱小蜜蜂。”她用词之准确,语句之完整,使姥姥大感吃惊。姥姥因此改变主意,开始选一些“春眠不觉晓”之类的古诗教给婷儿。姥姥先讲解每一句诗歌的含义,然后教婷儿背诵。

  只要她醒着,我或者跟她说话,或者轻声给她唱歌,唱得最多就是:“我爱我的小猫,小猫怎样叫... ”当她散漫的眼光停留在床上吊着的彩色气球的时候,我也会不厌其烦地重复着:“红气球... ”或“黄气球... ”如果我在做事,我也会用亲切的语调对她说话,告诉她我正在干什么。

  ....如家里来客人,事先给她讲清道理,要她友爱、热情,她能接受。如最近齐爷爷(卫忠舅舅未来的岳父)来,她很热情地招待齐爷爷。又是给他装烟,还非要把整盒的烟放在齐爷爷的口袋里;又是给齐爷爷端茶喝,还主动把小椅子放在食品柜边上,然后自己站在小椅子上把花生和瓜子拿下来送到齐爷爷的身边放着,要他吃。

  ... 婷儿现在跑得很快,很难摔跤,她可以从沙发到床铺随便爬上爬下,还动不动就爬到饭桌上或写字台上,叫人又好气又好笑。

  除此之外,该做的我们都很好地完成了,而且,我们所做的是更重要的部分,那就是“全面刺激和发展孩子的各种能力”,而不仅仅是早期学习知识。现在有不少家长和一些学前教育机构,简单地以早期教孩子识字来代替全面的早期教育。他们以为早期教育便是早期教孩子识字,这是对早期教育的误解。如果将早期教育的重点放在早期识字上,忽视智力潜能的开发,那么学龄前儿童仅仅只是早学了一点字而已,这些知识虽然也是有用的,但比起开发智力来效果就差得太远了。

  婷儿12-16个月大时,白天每隔4个小时睡两个小时的觉。下午6点我下班时,她正好睡够了醒来,吃完果泥或果汁,边玩边学,精神特别好。婷儿满16个月后,我重新给婷儿安排了作息时间,每天晚上8点睡,早上6点起,中午12点睡一个午觉,这两觉,基本上都由我来哄,在她晚上睡觉之前,6-8点是我带她游玩的时间。

  舅舅则在信中详细记叙了婷儿两岁两个月时在表达能力和观察能力方面的新进展:

  所谓“管得住自己”,就是有足够的自制力推动自己做该做的事,并阻止自己不做不该做的事。当婷儿已经有了一定的独立行动能力,却又不具备是非观念的时候,我是怎样让她学习“管住自己”的呢?

  亲人团聚的欣喜之情难以尽述,婷儿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满意。

  ... 婷儿1岁5个月的时候,我给她买了两套《看图识字》,她第二天一早就说出了“白菜”这个词。可她很难安静地跟我学,而是喜欢自己翻来翻去,瞎念叨着一些含混不清的话。难道是她还小么?想起从月子里就开始给婷儿讲话的事,我又明白了一点:在识字的过程,同样有个信息积累的过程,需要十二分的耐心。

  姥姥接信后马上加强了“主动教”的成分,尽管每天照料婷儿的饮食起居已经很累,她老人家的三叉神经也经常在痛。

  我认为,注意力持久是行为持久的前提。我的训练,就从培养注意力的持久性开始。我的道具是一个一捏就会叫的红色塑料吹气公鸡,我先用公鸡的叫声在婷儿的前后左右吸引她的注意力,然后把公鸡放在她伸出手差一点就够得者的地方,吸引她去抓。当她老是抓不着准备放弃的时候,我便用手推着她的脚鼓励她:“使劲儿!使劲儿... ”婷儿使劲儿蹬几下腿,公鸡就到手了. 我就用欢呼和亲吻来庆祝她的胜利,让她体验“奋斗�一成功”的喜悦。

  “六一”节之后,婷儿的姥爷从他任教的鄂西大学到武汉开“先进工作者代表会”,第一次看到了他想念的孙女,婷儿的表现让这位昔日的“神重’又惊又喜。姥爷写信说:(HTK)】

  然而,事情远没有想象的那样顺利。

  姥姥家没有保姆,一切家务活都要亲力亲为。模仿姥姥做家务事也是婷儿“主动学”的一大内容,这种模仿对孩子学习生活常识和积累办事经验都很有价值。姥姥在信中写道:

  那时候,我为婷儿流了多少泪呀!我既担心脐带的磨难影响婷儿的性格,又担心在头三个月里因为腹泻营养不良而妨碍大脑发育。我真想让女儿回到我肚子里重新降临人世,让一切都从头开始,好避开这日益严重地危胁我女儿身心健康的无名病魔。

  正因为我们全家人都愿意为婷儿点点滴滴的进步付出时间和心血,才让她在父母离异的情况下,仍然很好地完成了0-3岁的智力开发和情感教育。

  思想准备完成之后,我就像威特父亲所希望的那样,把怀孕期间一切不适的感觉,都看作孩子向我走来的脚步声,欣喜而平静地期待着孩子的诞生。并准备在孩子半个月大的时候,正式开始始将要影响孩子一生的早期教育。

  在姥姥眼里,婷儿真正谈得上是“缺点”的只有一样,那就是婷儿常对招呼她触摸她的陌生人(都是姥姥和舅舅的熟人)作出打、骂等攻击性行为----一我猜这是由于害怕重演“出现陌生入→失去熟悉的人→失去安全感”的痛苦经历而采取的“自卫手段”。为了让婷儿改掉这种习惯,姥姥除了随时教她认识新事物之外,还重点对婷儿进行了礼貌教育,不准她打人、骂人,遇见人要招呼奶奶好、爷爷好、伯伯好等。很快,姥姥他们就收获到了“主动教”的第一批果实:

  我的努力在婷儿满1岁之后,就见到了成效:

  什么宝?国宝,

上一篇:陶行知教育文集: 中国普及教育方案商讨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