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新京网址 > 新葡新京文学 > “传统网文”式微,网络文学内部迭代正在到来?

“传统网文”式微,网络文学内部迭代正在到来?
2020-03-28 02:00

连尚文学逐浪网副总裁李青福对付费模式作了一个观念上的更新,“在付费时代是A写作,B看书,B买单;现在的免费模式是A写作,B看书,C买单。免费模式不是让作者没有钱拿,只是读者不付钱。”他同时强调,推行免费不意味着取代付费,“免费和付费是并行的”。他还从网站角度介绍了推广免费模式的原因,“现在网文用户数字超过4亿,占网民用户的50%,但在互联网娱乐行业来说,远远低于视频、音乐的占比。网文付费的用户在增长,但增长缓慢。”免费模式是推广过程中的一种引流手段,后面会转化为付费。晋江文学副总裁刘旭东从“时长占比”分析当前网文的发展,认为现在网络文学的时长占比总体不如视频、音乐,未来网络文学可能更多的是做上游,下面再有人深加工。

“不管网络文学的表现形式是什么样的,最终核心都是内容。”著名网络作家齐橙认为,即便在5G时代,文字也具有不可替代性。“对小说的生命力,我不怀疑。”

邵燕君将网络文学同时作为一种产业形态的性质揭示出来。无论是直接付费,还是会员制、打赏制等,不同的付费模式与网络文学的写作状态密切相关。由这一视角出发,需要思考的是免费模式会带来什么新的影响。跳舞对于网络文学免费的担忧在于,免费以后,网文依赖IP收入,会逐渐变成其他行业的附属产业,影响网络文学的自主发展。

“在5G影响下,视频和声音是走在网络文学前面的,这个8%还会慢慢下滑。”刘旭东说,“所以未来网络文学更多是像初级农产品的提供者,我们提供的是一些内容和故事,我们做上游,下面再有人深加工。我们一定要有自己原创的内容,这一块做免费反而是特别大的问题,可能造成内容质量的下滑。”

对话交流环节由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何平主持,与会嘉宾从不同角度对相关主题进行了深入的研讨、交锋。

从上述三个视角出发,高寒凝认为,文字媒介对于未来的网络文学创作可能已经构成障碍,而网络文学的创作者们,也正自觉或不自觉地突破着文字媒介的界限。“据此反推,我们也可以将‘传统网文’理解为某种与文字媒介相匹配的、使用文字媒介已足够完整展现创作理念、传达创作意图的作品序列。”

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主任何弘,江苏省作协一级巡视员王朔,江苏省作协副主席、苏州市文联主席、作协主席王尧,江苏省作协联络部主任、省网络作协副主席、秘书长吴正峻,苏州市文联党组书记、副主席陆菁,苏州市委宣传部副调研员高平等出席会议。

二十多年来,网络文学作为一种新兴文学业态,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不断更新迭代。10月20日,由江苏省网络作家协会、苏州市作家协会主办的“2019苏州网络文学对话会”在苏州会议中心举行。国内网络文学研究专家、知名网络文学网站负责人、著名网络作家等二十余人出席会议,以“当下文学生态和网络文学的前景”为题展开激烈对谈。

江苏省网络作协主席、网络作家跳舞认为今天讨论的“带宽”不是一个新概念,十年前3G转4G就有过样的争论。他用一个例子来反驳这种焦虑,“网络文学第一次用户大爆发是什么时候?是2005年盛大收购起点中文网,把盛大游戏的用户导入到网文市场。游戏天然是图像化影视化的,为什么人们会从一个更丰富的娱乐方式回到文字?”他认为不能光考虑技术对网络文学的影响,还要把它放到创作成本、创作周期等更复杂的情境下来思考它的发展。

晋江文学副总裁刘旭东提到了“时长占比”这个概念。“我们14亿人,每天24小时,一共336亿小时,这是我们整个国家的生命时长。这个时长里我们网络文学可以占到多少的关注度?据今年年初总结去年的一个数据,我们网络文学整个时长占比也就是8%。和微信、短视频它们都在我们前面,我们只有8%。”

技术上的冲击究竟会给网文带来什么影响?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邵燕君去年提出传统网文的概念,她把传统网文理解为“起点”模式,它大体参照原来文学传统中的叙事形态。而随着技术的发展,未来可能有更多的表达方式进入到网络文学当中。“我的悲哀在于,我清楚地看到了这个限制,我最多能研究传统网文。我觉得我的生命形态不同了,他们是5G带宽,我可能不能真正的理解。”

是网络新现实主义文学崛起,还是传统社会主义现实主义文学回潮?

以现实题材创作为主的网络作家齐橙谈到这一话题时说,虽然目前现实题材创作总体上更活跃了,但还没有培养足够多的稳定读者。他认为这源于对老白读者的忽视,“刚刚说网文的阅读人群增长缓慢,我认为不是增长缓慢,而是流失了,有多少进来就有多少出去”。如果不重视对优质读者的培育,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是缺乏市场支撑的。江苏省网络作协副主席、网络作家雨魔认为,网络文学是整个网络生态中的一部分,要在整个生态中来思考网文现实题材的创作问题。

何平说:“以前就有网络作家说自己的创作受浩然《艳阳天》、《金光大道》影响很大,齐橙也说自己的网络文学和 ‘十七年文学’类似。这种传统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在网络文学的回潮,是耐人寻味的。”

对于网站的考虑,意千重也提出质疑,现在这种推广模式对网文长远发展是否有利?依靠免费模式引流的读者是否是优质读者?

李青福解释说:“在付费时代,A写作B看书B买单,而现在的免费模式是A写作B看书C买单。免费模式不是让作者没钱拿,而是付钱的人从读者变成愿意为流量买单的人。”

未来已来——面对网络文学的内部迭代,如何看待网络文学的新发展?

苏州大学文学院教授房伟认为,做好现实主义和网络文学的嫁接,首先要有好的故事,有精彩的人物和强烈的代入感。其次,要注重网络文学中的传统文学和新文学之间的传承和沟通。最后,注重细节的开发、塑造典型环境和典型人物。

而许苗苗认为,网文市场毕竟不是一个单一市场,新进来的网站和应用自然要探索吸引用户的新方式。收费不收费,是一个经营模式的拓展和探索。

江苏省网络作协主席、著名网络作家跳舞回应道,“传统网文”作家也在与时俱进,无论是“抛梗”还是“颜文字”都是他们在今天文学表达中的自然变化。“如果强行在这里做一个分类的话,那么当下永远是新的,过去都变成’传统’了。现在大家都盯着5G,可我们忽略了网络文学另一个很大的优势——成本。相比于影视、音乐、游戏,网文的优势在于作家可以相对容易地制造出产品,这个成本优势如果不被削弱,网文市场就不会在5G下削减。”

关于网络文学写作的潮流转向,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博士后高寒凝在会上提到这么几个概念:一是数据库写作,这一概念最早由日本学者提出,描述90年代成长起来的日本年轻人对文化产品的一种新的阅读接收模式;二是人工环境,可以理解为设定,是一个人工建构规则的世界;三是梗文,梗用一个词涵盖了一个巨大的信息段。“我在研究这些新的网络文学写作潮流中发现,文字媒介可能对于未来的网络文学创作来说可能是一个障碍,文字不够用了。”

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研究员肖惊鸿就现实题材提出了四点看法:“第一,网络文学的现实题材不等同于传统文学的现实题材;第二,网络文学已有的创作手法适用于现实题材的表现;第三,网络作家不需要都来写现实题材;第四,现实题材也一定能够出精品力作,因为‘小白’总会变成‘老白’。无论是传统文学还是网络文学,现实题材还是其他题材,都要做到各美其美,美美与共,和而不同。”

苏州大学文学院教授房伟认为在各种娱乐方式相互竞争的放下,网络文学的生命力和竞争力还是在内容。“网络文学近年来的发展也说明,在非现实主义题材的大爆炸发展以后,读者的审美钟摆需要一个现实性的关注,来丰富网络阅读的内容。”他提出网文的现实题材创作要在这几个方面努力:一是要有好的故事,要有非常强的代入感;二是要把体验的真实性做得更好,对内心世界和现实世界深入挖掘;三是要在注重情节性的基础上重视细节性的开发,在代入性的基础上加强典型环境的描写,在类型化的基础追求典型人物的塑造。

“但是如果遇到资本寒冬,C不买单了,怎么办?”跳舞认为,网络文学不应该变成免费。“如果变成免费模式,相当于把整个网络文学产业变成其他行业的附属,变成配套的下游行业。但内容本应该处在这个产业链的上游。在中国彻底消灭盗版之前,免费是一个伪命题。只有在没有盗版的社会里,网络文学才能依靠周边养活整个庞大的内容产业。”

吴正峻也就“梗文”能否成为一种趋势提出质疑,“梗文不能说就是一个未来的趋势,只能说是网络文学里面新增加的某种类型或写作模式,因为网络文学本就是最具有创新活力的文学,其网络性、创新性和时代性特征注定其会不断出现新的类型和题材,这是叠加而不是迭代,何况年轻的读者也在成长,他们的阅读趣味也会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而变化,所以,无论何种写作手法的创新,最后起决定作用的还是内容。”

邵燕君认为,在讨论免费还是付费的问题之前,首先应该搞清楚付费模式的重要意义是什么,它能给网络文学带来什么核心价值。

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研究员、中国作协网络文学研究院副院长肖惊鸿对此提出四点看法:网络文学的现实题材不等同于传统文学的现实题材,网络文学已有的创作手法适用于现实题材的表现,网络作家不需要都来写现实题材,现实题材也一定能出精品力作。网络文学的各类型、题材创作要做到各美其美,美美与共。

“梗文”指的是在行文过程中以“梗”为核心要素的小说。“梗”与“用典”和“成语”类似,都是用一个极短小的能指去涵盖信息量极大的所指。高寒凝表示:“‘用梗’是当下年轻人日常交流尤其是网上交流时惯用的表达方式,每个梗内部都浓缩着巨大的信息量,甚至是完整的亚文化社群知识。这似乎暗示着,文字媒介所能提供的‘带宽’,已经不再适配这种高信息含量的交流方式,也有必要从4G升级到5G了。”

上一篇:古兰月长篇小说《木莲花开》研讨会举行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