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新京网址 > 新葡新京文学 > 论道教洞天福地的生态环保理念

论道教洞天福地的生态环保理念
2019-12-18 20:56

道教信徒常将洞天福地描绘成道教神仙的居住之所,它们位于岳渎名山的洞府之中,与现实世界有着密切的联系。这些名山洞府山峰秀丽,环境清幽,有着风景秀丽的自然环境和浓厚的文化积淀,即是道教仙真居住休憩的乐园,也是道士们展开其宗教活动的主要场所,体现了道教道法自然的精神,是宇宙万物和谐完美的象征,从生态环保的角度来看,道教的洞天福地可谓是最早的自然生态保护区,展现了一个和谐的生态环境系统。本文拟从道教第八大洞天华阳洞天的胜境来窥探洞天福地的环境内容。

  中国古代文化博大精深,有儒、道、释三大派,隋、唐统一中国后,三大文流派得一前所未有的发展,到宋、元、明、清还形成三教合流的格局。儒家在山林建立书院,收纳弟子,传授性理之学;道教以名山胜水为洞天福地,修建宫观楼宇,炼丹服药,得道升仙;佛教也以僻壤幽境为传教道场,在丛林建造庙宇,讲经说法,禅定成佛。它们通过思想渗透来影响人们的山水观,或通过人文景观的建设来扩大本教派的社会影响,在华夏大地上便有了各种各样的书院、道观、庙宇和形形色色的佛教名山、道教名册及风景名山。

一、洞天福地思想的渊源

 

所谓洞天福地是指道教修炼成仙的神圣空间。《道教大辞典》洞天条云:洞天:神仙所居之所,率在名山洞府中。

 

李叔还:道教大辞典[Z]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影印本),1987年。

 

道书中常记载一些道士在山中石室修道,后飞升成仙,于是道教徒们便称这些山洞为洞天。福地是次于洞天一级的道士的修炼场所,其空间区域比洞天要小,意为得福之地,《真诰稽神枢》在谈到金庭和金陵时,云养真之福境,成神之灵虚也,陶弘景注曰:唯此两金最为福地者也。因此洞天福地是道士们展开其宗教活动的主要场所,是道教为沟通天人世界所着力营造的独特空间。

道教

洞天福地思想的形成与发展有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从起源来看,它与中国古代的自然崇拜尤其山岳崇拜有关。古代创世神话是原始宗教的核心主体之一,从根本上说反映了先民对自然的观念。而高山的巍峨雄伟,使古人产生神秘感,认为山岳有神灵居住,故能呼风唤雨。《史记五帝本纪》云:鬼神谓山川之神也,能兴云致雨,润养万物。山岳所代表的伟大自然力,使古人对其顶礼膜拜,视其为天之洞府。钱穆认为道教的洞天福地理论的产生与形成应与史前时期及文明初期中国古代先民的山居习性有关。

 

钱穆:《中国古代山居考》,《中国学术思想史论从》,安徽教育出版社,2004年。

  道教是我国土生土长的传统宗教,它伴随着中国的历史走过了几千年的长河,它不但承袭了中国古老的原始宗教思想、黄老思想、道家哲学以及神仙思想,融合了谶讳、阴阳五行学说;同时,也吸收了民间的巫术、方术。道都的最高理想是得道升仙,追求一种超生死、超时空的神仙境界。神仙们居住在十洲三岛和无数洞天祸事地。十洲三岛在海上,三岛是蓬莱、方丈、瀛洲,洞天福地在陆地之内,有十大洞天、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之说。按照道教的说法洞若观火天福地都有仙人或真人领治,其间大多是仙人和真人得道之所,道教徒通常要到这里结草为庐,修道成仙,后来这些地方双相继建立起修道、祭祀和举行宗教活动的道教官观。幽静的自然山水与宏伟的道教官观和谐结合,形成了今天的道教名山。

正是由于先民于穴居中对山岳的亲身感受而产生了一种超越现实的宗教体验,将山与神仙联系起来,使得山岳更加神秘化,从而导致古代神话传说多于神山相连。如早期道经载述,道教尊神元始天王就是居住在天界人鸟山中。此外,道教诸天界如大罗天之玉京山、太清天中之浮绝空山、太极天之秀华山、寒童山、太微天之玉寿山、内景天之紫空山、上清天之虹映山、金华便山、玉虚天之飞霞山、七晨天之三宝山、元晨天之三秀山、太玄天之空峰山、玉清天之玉根山、太无天之峨眉山等诸天界神山都是各种等级的仙灵栖居之所。

 

无上秘要:卷4灵山品,道藏:第25册。

  洞天福地是道教仙境的一部分,多以名山为主景,或兼有山水。认为此中有神仙主治,乃众仙所居,道士居此修炼或登山请乞,则可得道成仙。分而言之,“洞天”意谓山中有洞室通达上天,贯通诸山。东晋《道迹经》云:“五岳及名山皆有洞室。”所列十大山洞名与十大洞天一一对应。《真诰·稽神枢》谓句曲山(茅山),“洞虚内观,内有灵府,……清虚之东窗,林屋之隔沓,……真洞仙馆也”。陶弘景注云:

依据道教的解释逻辑似乎是因为神仙居神山,所以修道之士亦山居,从而羽化飞仙。

 

另外洞有通之义,《说文》:洞,疾流也。从水,同声。激水过处,注疏而贯,引申为通,因此,道教经典三洞就可理解为三通,洞在南方道教中是一基本的形式概念。从地理学上考察,南方本是山水相间,岩溶地貌在长期的流水作用下,形成形状各异的洞穴,修道者幽居洞府,目的是远离人世,炼制仙丹,与神灵交会。久而久之,宗教的渴望带来了幻想,洞的阴暗幽绝之处在想象中发生了质变:岩穴深处可以訇然洞开,别生天地,出现一个仙乐飘飘的极乐世界。而洞从可体察的物质构造一变而成了虚空之物亦即洞天。

  “清虚是王屋洞天名,言华阳与比,并相贯通也。”二书皆言句曲山又名为句金之坛,“以洞天内有金坛百丈,因以致名”,即以“洞天”指谓山洞。“福地”则意谓得福之地,即认为居此地可受福度世,修成地仙。《道迹经》云,句曲山(又为地肺山,七十二福地之一)“居月弗地,必度世,见太平”。多为山洞泉源,与风水观念不无关系。道书所列福地,多为地仙、真人所主宰,是次于洞天一级的仙境。

赵益:《六朝南方神仙道教与文学》,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年,第217页。

 

洞作为度化之所,神启之所,而与诸神域相连。道教中,洞也作为真经秘籍的藏列处,其用意正如我们所见,与洞作为神启之所的意思贴近。

  “洞天福地”的观念大约形成于东晋以前,编集上清派仙人本业的《道迹经》《真诰》均已提到有“十大洞天”、“地中洞天三十六所”,《道迹经》还称引道书《福地志》和《孔丘福地》。战国以来盛传“三神山”说和“昆仑山”说,但三神山是海中仙境,昆仑山则远在西方。道教形成以后,随着道士入山隐居、合药、修炼和求乞成仙,群山壮丽的景色,奇峭的峰峦,幽奥的洞壑,从洞中涌出的溪流,和山中变化的万千气象,都足以引起共鸣并激发他们的幻想,加之原有的种种传说,从而逐渐形成大地名山之间有洞天福地的观念。早期道经如《抱朴子内篇》《真诰》等都讲到,欲求神仙,须登山请乞、入山居住或合药。葛洪按引仙经,其中提到华山、泰山、霍山、恒山、嵩山、少室山、长山、太白山、终南山、女儿山、地肺山、王屋山、抱犊山、安丘山、潜山、青城山、峨眉山、緌山、云台山、罗浮山、阳驾山、黄金山、鳖祖山、大小天台山、四望山、盖竹山、括苍山等二十余座,并谓:“此皆是正神在其山中,其中或有地仙之人。上皆生芝草,可以避大兵大难,不但于中以合药也,”而其中不少就被道教认为是洞天福地。

傅飞岚:《超越的内在性:道教仪式与宇宙论中的洞天》,《法国汉学》,清华大学出版社,1997年,第53页。

 

洞中石穴及其中所藏经书便成了神灵居住和神灵降授的象征之地。正如法国汉学家苏远鸣所说,洞天乃山之精,倘若攀登山顶是一种宗教的行为,一种要求洁净及神秘知识的宗教旅行,那么步入洞天则表示旅程终于抵达启悟的阶段。

  按照道教观点,天、地、水乃至于人皆一气所分;仙境也是“结气所成”,它们相互感通,构成纵横交织的立体网络;

苏远鸣,《罗浮山:宗教地理的研究》,《法国远东学院学报》第48期,1954年,第92页。

 

洞穴石室在道教徒们眼中便具有了神秘通天的功能。

  但因气质清浊之异,而上下有别。故《天地宫府图序》称:

张道陵创教时所设二十四治是洞天福地的原始形态,所谓治,清人黄生《义府》疏《冥通记》云:道家以符法治鬼神,故名其所居为治。二十四治又分为上八品治、中八品治和下八品治。后来又加四治,合二十八治,以与上天二十八星宿相应。二十四治多沿江河分布,因此潘雨廷说:其后道教盛传的洞天福地皆由二十四治引申。

 

潘雨廷:《道教史发微》,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3年,第210页。

  “道本虚无,因恍惚而有物;气元冲始,乘运化而分形。精象玄著,列宫阙于清景;幽质潜凝,开洞府于名山。……诚志攸勤,则神仙应而可接;修炼克著,则龙鹤升而有期。至于天洞区畛,高卑乃异;真灵班级,上下不同。”《洞天福地岳渎名山记序》亦云:“乾坤既辟,清浊肇分,融为江河,结为山岳,或上配辰宿,或下藏洞天。皆大圣上真主宰其事,则有灵宫閟府,玉宇金台。或结气所成,凝云虚构;或瑶池翠沼,注于四隅;或珠树琼林,疏于其上。神凤飞虬之所产,天驎泽马之所栖。或日驭所经,或星缠所属;含藏风雨,蕴蓄云雷,为天地之关枢,为阴阳之机轴。”按照这一理论,不仅天上有仙境,而且地上海中皆有仙境;不仅地上海中有仙山,而且天上亦有仙山。天上仙山乃真气所化,又下应人身宫府。

到魏晋南北朝时期,洞天福地的具体内容形成,在早期上清系经典《茅君传》中列出十洞天之名称、位置及范围,《真诰》中称有三十六洞天,且征引《名山内经福地志》和《孔子福地记》,北周时编辑的《无上秘要》专辟了《山洞品》和《洞天品》卷,及至唐司马承祯著《上清天地宫府图》综论洞天福地,将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七十二福地系统起来,唐末五代的杜光庭在其撰作的《洞天福地岳读名山记》中,除囊括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二十四化、七十二福地外,还列出三十六靖庐、十洲三岛、仙地两界之五岳及诸神山。至此洞天福地的内容得到完善定型。

 

二、华阳洞天的生态理念

  洞天福地就是地上的仙山,它包括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和七十二福地,构成道教地上仙境的主体部分。除此之外,道教徒还崇拜五镇海渎、三十六靖庐、二十四治等,中国五岳则包括在洞天之内。

1.优美的环境

 

道家清静无为、崇尚自然的处世态度也促使道教徒采取恬淡养性的修炼方式,宇汝松认为由于道教修炼的目的是要使修炼者融入自然、回归本然,实现天人合一,从而达到天地与我共生,而万物与我为一,独与天地精神往来的宁神境界。

  洞天福地多系实指。历代道士多往其间建宫立观,精勤修行,留下不少人文景观、历史文物和神话传说。

宇汝松:道教洞天福地的文化意蕴[J],世界宗教文化,2006年,(2)。

 

因而道教主张择灵山以养性,处深山以修道。陶弘景《寻山志》就充分流露了这种遁隐山林、远避世俗的宗教情怀:倦世情之易挠,乃杖策而寻山。既沿幽以达峻,实穷阻而备艰。眇游心其未己,方际乎云根。欣夫得意者忘形,遗形者神存。于是散发解带,盘旋其上,心容旷朗,气宇涤畅。

  十大洞天

陶弘景:《华阳陶隐居集》,《道藏》,第23册,第640页。

 

洞天的自然环境恰恰迎合修道者的这种心理。

  《天地宫府图》云:“十大洞天者,处大地名山之间,是上天遣群仙统治之所。”东晋道经《道迹经》(编集东晋上清派“仙人本业”,实为《真诰》别本)胪列十大山洞及与此相应的十大洞天,后为唐司马承祯《上清天地宫府图经》和杜光庭《洞天福地岳渎名山记》等道书所据。它们是:

梁陶弘景《真诰》描述了华阳洞天的自然景观,虚空之内,皆有石阶,曲出以承门口,令得往来上下也。人卒行出入者,都不觉是洞天之中,故自谓是外之道路也。日月之光,既不自异,草木水泽,又与外无别。飞鸟交横,风云蓊郁,亦不知所以疑之矣。所谓洞天神宫,灵妙无方,不可得而议,不可得而罔也。

 

[日]吉川忠夫、麦谷邦夫:《真诰校注》,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6年,第356-357页。

  第一,王屋山洞,号“小有清虚天”。在王屋县(今山西垣曲、阳城和河南济源等县之间);

在洞天世界中,误入的世人并不感觉是在洞中,这里如同人间仙境,到处散发着花草的芬芳,绿树成荫,飞鸟自由自在地翱翔、鸣叫,令观闻者如同置身于瑶台的乐曲之中。洞中亦有日月,其状亦如现实世界:其内有阴晖夜光,日精之根,照此空内,明并日月矣。阴晖主夜,日精主昼,形如日月之圆,飞在玄空之中。洞天日月又名阴晖、日精,阴晖在夜间照明,如同皎月,日精在日间照明,如同阳光。可以说这是一个花木鲜秀、景色明媚、空气清爽,气候宜人的和谐舒适的自然环境系统。

 

2.丰富的资源

  第二,委羽山洞,号“大有空明天”(“空”,一作“虚”)。在黄岩县(今属浙江);

《说文解字》释仙云:仚,人在山上,从人从山。

 

[汉]许慎:《说文解字》,中华书局1963年版,第167页。

  第三,西城山洞,号“太玄总真天”。未详所在,陶弘景《登真隐诀》疑在终南太一山,杜光庭云在蜀州;

中国古人常将仙人与山相联系,如司马迁《史记》中所描绘的蓬莱、方丈、瀛洲等三神山的传说。道教典籍中类似的仙说更不胜枚举。魏晋南北朝时期,随着神仙道教的流传,修道者除潜心修炼外,更相信服食仙丹是成仙的重要捷径,而炼制仙丹的药材多在名山之中。

 

陶弘景在描绘华阳洞天即句曲山时首先便说明了它富含炼制上等仙药之原料的优势。句曲之山有名菌山,此山至佳,亦有金,乃可往採,入土不过一二尺耳。句曲山因由三茅君所治,又分为大茅山、中茅山、小茅山,因此有时又称句曲山为茅山。中茅山玄岭独高处,司命君埋西胡玉门丹砂六千斤于此山,深二丈许,坎上四面有小盘石镇其上。其山左右当泉水下流,水皆小赤色,饮之益人。此山下左右亦有小平处,可堪静舍。茅山天市坛,四面皆有宝金、白玉各八九千斤,去坛左右二丈许,入地九尺耳。昔东海青童君曾乘独飚飞轮之车,通按行有洞天之山,曾来于此山上矣。其山左右有泉水,皆金玉之津气,可索其有小安处为精舍乃佳。若饮此水,甚便益人精,可合丹。据葛洪所言,丹砂、黄金、白玉都是炼制上等仙药的重要原料。《抱朴子内篇论仙》指出所谓仙人即是以药物养身,以术数延命,使内疾不至,外患不入,虽久视不死,而旧身不改,苟其有道,无以为难也。

  第四,西玄山洞,号“三玄极真天”。亦莫知其所在。杜光庭云在金州;

王明:《抱朴子内篇释滞》,中华书局,1980年,第13页。

 

其《仙药篇》又将仙药分数种等级,仙药之上者丹砂,次则黄金,次则白银,次则诸芝,次则五玉

  第五,青城山洞,号“宝仙九室天”。在青城县(今四川都江堰市);

王明:《抱朴子内篇释滞》,中华书局,1980年,第177页。

 

服上药令人身安延命,升为天神,中药养性,下药除病,但若不能身入神山,这些仙药皆不可得。因此只有入名山、绝人寰,方能寻得上等仙药。

  第六,赤城山洞,号“上玉清平山”(《天地宫府图》作“上清玉平之洞天)。在唐兴县(今浙江天台);

虽然道士们入名山的直接动机是寻找炼制外丹仙药的原料,但从中我们亦窥探到华阳洞天富含资源,因而陶弘景隐居茅山,多次采丹砂炼制丹药,华阳洞天成为满足人类基本欲望的理想境域。

 

3.便利的交通

  第七,罗浮山洞天,号“朱明耀真天”(“耀”,一作“辉”)。在博罗县(今属广东);

道教认为宇宙万物皆由道化生,《云笈七签》载:道君曰:元气生于眇莽之内,幽冥之外,生乎空洞。空洞之内生乎太无,太无变而三气明焉。三气混沌,生乎太虚而立洞。因洞而立无,因无而生有,因有而立空。空无之化虚生自然。上气曰始,中气曰元,下气曰玄。玄气所生出乎空,元气所生出乎洞,始气所生出乎无。故一生二,二生三,二者化生以至九,玄九反一乃入道。真气清成天,滓凝成地,中气为和,以成于人。三气分判,万化察性。

 

《云笈七签》卷2《混元混洞开辟劫运部》,《道藏》,第22册,第8页。

  第八,句曲山洞,号“金坛华阳天”。在句容县(今属江苏);系上清道坛,茅山宗本山;

道划分为始、元、玄三气,三气化生出万物,换句话说,万物亦可以因气相通。于是无论天上仙境还是名山大川均由气而成,天、地、人亦可因气脉而相通。上清经系经典《紫阳真人内传》云:天无谓之空,山无谓之洞,人无谓之房也。山腹中空虚,是谓洞庭;人头中空虚,是谓洞房。是以真人处天处地处人,入无间,以黍米容蓬莱山,包括六合,天地不能载焉。这里就从天、地、人的角度对洞天做了解释,因此李丰懋说,其原始形态为古中国人将宇宙神秘化、组织化、视宇宙为一神秘有机体,有如人体,故地中气脉交通,为一整体。

 

洞天之间可因气相通,句曲山之洞作为第八大洞天,有着便利交通和广阔的空间。此山洞虚内观,内有灵府,洞庭四开,穴岫长连,古人谓为金坛之虚台、天后之便阙、清虚之东窗、林屋之隔沓。众洞相通,阴路所适,七塗九源,四方交达,真洞仙馆也。又云:句曲洞天,东通林屋,北通岱宗,西通峨眉,南通罗浮,皆大道也。天后指林屋山,清虚指王屋山以及峨眉山、岱宗、罗浮山,这些都是道教重要的洞府仙山。因此处在华阳洞天也能到各仙山自由来去,如同将各大洞天划分区域,从此处到彼处,道路不绝。作为一活动场所,华阳洞天的空间亦别具规模,大天之内有地中之洞天三十六所,其第八是句曲山之洞,洞回一百五十里,名曰金坛华阳之天。这里指出了华阳洞天的整体大小一百五十里,其具体情形为洞墟四郭上下皆石也。上平处在土下,正当十三四里而出上地耳。东西四十五里,南北三十五里,正方平。其内虚空之处一百七十丈,下处一百丈,下墌犹有原阜垅偃,上盖正平也。陶弘景以精确的数字描述华阳洞天的规模,更增加了信道者的热忱和憧憬。

  第九,林屋山洞,号“左神幽虚天”(《天地宫府图》作“龙神幽虚之洞天”)。在洞庭湖口,而杜光庭则称在苏州吴县(今属江苏);

三、结语

 

如今,道教的洞天福地遍及我国近二十个省区,形成了浓厚的神仙人文景观,不仅吸引着众多的道教信徒,而且还强烈吸引着许多为企慕神仙的人们,成为十分贵重的文化遗产。当我们今天面临着全球环境危机,生态环境恶化的情况时,道教洞天福地思想的研究有着极大的现实意义,它为我们建立和谐的环境系统提供了历史的范本。洞天福地舒适的环境既可以平息当今人们浮躁的心灵,同时也给人们带来一种融会于自然的美妙享受。

  第十,括苍山洞,号“成德隐玄天”。在乐安县(今浙江仙居。主峰在临海县境内)。

 

  三十六小洞天

 

  三十六小洞天是相对于十大洞天而言。《天地宫府图》云:

 

  “三十六小洞天在诸名山之中,亦上仙所统治之处也。”《洞天福地岳渎名山记·序》引《龟山玉经》则谓,三十六洞天“别有日月星辰灵仙宫阙,主御罪福,典录死生,有高真所据,仙王所理”。三十六洞天一词,始见于东晋上清派道书。《真诰·稽神枢》云:“大天之内,有地中之洞天三十六所。”据道书所载,它们是:

 

  第一,霍桐山洞,名“霍林洞天”。在福州长溪县(今福建霞浦县南);

 

  第二,东岳太山洞,名“蓬玄洞天”。在兖州乾封县(今山东泰安),自汉以来认为系考校死魂鬼神处;

 

  第三,南岳衡山洞,名“朱陵洞天”。在衡州衡山县(今属湖南),《元始上真众仙记》谓赤帝祝融氏治衡霍山。又云魏夫人(魏华存)治南岳山。按安徽霍山,古名衡山,一名天柱山。《抱朴子内篇》所谓“衡霍正岳”指此。

 

  第四,西岳华山洞,名“总仙洞天”,亦号“极真洞天”。在华州华阴县(今属陕西);

 

  第五,北岳常山洞,名“总玄洞天”。在恒州曲阳县(今属河北),明清以后改祀于山西浑源;

 

  第六,中岳嵩山洞,名“司马洞天”。在登封县(今属河南);

 

  第七,峨眉山洞,名“虚陵洞天”。在嘉州峨眉县(今四川峨眉山市);

 

  第八,庐山洞,名“洞灵真天”。在江州德安县(今江西九江);

 

  第九,四明山洞,名“丹山赤水天”。在越州上虞县(今属浙江。山实在宁波市西南);

 

  第十,会稽山洞,名“极玄大元天”。在越州山阴县(今浙江绍兴)镜湖中,或云为蜀郡阳平山;

 

  第十一,太白山洞,名“玄德洞天”。在京兆府长安县(实在今陕西周至、眉县、太白等县间);

 

  第十二,西山洞,名“天柱宝极玄天”。在洪州南昌县(今江西南昌);

 

  第十三,小沩山洞,名“好生玄上天”。在潭州醴陵县(今属湖南)。按小沩山洞,一作大围山;

 

  第十四,潜山洞,名“天柱司玄天”。在舒州怀宁县(晋置,治今安徽潜山);

 

  第十五,鬼谷山洞,名“贵玄司真天”。在信州贵溪县(今属江西),传为张陵炼丹处;

 

  第十六,武夷山洞,名“真升化玄天”。在建州建阳县(今福建崇安,晋属建阳县,南唐置崇安场);

 

  第十七,玉笥山洞,名“太玄法乐天”。在吉州永新县(今属江西);

 

  第十八,华盖山洞,名“容成大玉天”。周回四十里,在温州永嘉县(今温州市),按此与江西华盖山同名异地;

 

  第十九,盖竹山洞,名“长耀宝光天”。在台州黄岩县(今属浙江);

 

  第二十,都峤山洞,名“宝玄洞天”。在容州普宁县(今广西容县);

 

  第二十一,白石山洞,名“秀乐长真天”。在郁林州(今广西郁林)南海之南,或云和州含山县(今属安徽);

 

  第二十二,句漏山洞,名“玉阙宝圭天”。在容州北流县(今属广西),传为葛洪炼丹处;

 

  第二十三,九疑山洞,名“朝真太虚天”。在道州延唐县(今湖南宁远);

 

  第二十四,洞阳山洞,名“洞阳隐观天”。在潭州长沙县(今湖南浏阳县西北);

 

  第二十五,幕阜山洞,名“玄真太元天”。在鄂州唐年县(今湖南、湖北、江西三省边境处);

 

  第二十六,大酉山洞,名“大酉华妙天”。在辰州(今湖南沅陵)西北;

 

  第二十七,金庭山洞,名“金庭崇妙天”。在越州剡县(今浙江嵊县);

 

  第二十八,麻姑山洞,名“丹霞天”。在抚州南城县(今属江西);

 

  第二十九,仙都山洞,名“仙都祈仙天”。在处州缙云县(今属浙江);

 

  第三十,青田山洞,名“青田大鹤天”。在处州青田县(今属浙江);

 

  第三十一,钟山洞,名“朱日太生天”。在润州上元县(今江苏南京);

 

  第三十二,良常山洞,名“良常放命洞天”在润州句容县(今属江苏),近小茅山;

 

  第三十三,紫盖山洞,名“紫玄洞照天”。在荆州当阳县(今属湖北);

 

  第三十四,天目山洞,名“天盖涤玄天”。在杭州余杭县(今属浙江);

 

  第三十五,桃源山洞,名“白马玄光天”。在玄洲武陵县(今湖南桃源);

 

  第三十六,金华山洞,名“金华洞元天”。在婺州金华县(今属浙江)。

 

  七十二福地

 

  《天地宫府图》云:“七十二福地,在大地名山之间,上帝命真人治之,其间多得道之所。”“福地”一词,其出现甚早,编集东晋上清派仙人本业的《道迹经》引有《福地志》和《孔丘福地》。“七十二福地”一词亦见于南北朝道书,《敷斋威仪经》有“二十四治、三十六靖庐、七十二福地、三百六十五名山……”云云,具体名目则载于唐道士司马承祯所编《天地宫府图》等书中。它们是:

 

  第一,地肺山(即茅山),在江宁府句容县(今属江苏);

 

  第二,盖竹山,在衢州仙都县(按唐代衢州未置仙都县),或谓与第十九洞天同址;

 

  第三,仙磑山,在温州梁城县十五里近白溪草市(按唐代温州未置梁城县,疑是唐之“乐成县”,即今乐清,其境内名胜北雁荡山有白溪镇,是否,未详);

 

  第四,东仙源,在台州黄岩县(今属浙江);

 

上一篇:莫测高深 下一篇:没有了